困擾了我两個多月的右肩痛竟然讓肌應療法神竒地舒缓了! 本来右手横向提起到9o度位置上臂近肩膊处的肌肉會抽緊成硬塊手臂不能再上提。一小時裏治療師在我的右肩臂身体和脚不同的地方指指点点按按的,竟然手臂横伸上提到90度時不再感到肌肉抽緊地痛而且可以提到差不多180度!!叫我不能不承認這肌应療法的獨特效果。
— 華潔瑩,退休護士
謝謝你給我機會回顧我從數年前開始接受肌應治療後所經歷的變化。

回想起來,我從2000年起便有慢性膝蓋疼痛,還有其他各式各樣的問題,包括情緒困擾。多年來都是用拐杖扶助走路。

肌應治療協助找出膝蓋的根本問題由休眠的腰肌所致。
同時亦釋放了困在體內的負面情緒。

我無法用言語充分表達肌應治療的好處,但我感覺到我58歲的身體像是獲得重生。
— YT,珠寶設計師
在我的職業舞蹈生涯中,我的腳踝、膝蓋和頸部都受過不少傷,即使我不再跳舞後,這些傷患仍然困擾著我。我曾求助於多種不同的療法,譬如針灸和物理治療,但效果並不持久。我決定嘗試亞洲肌應治療中心的療程,經過幾節的治療,我發現 Queenie 非常有效地消除了反覆出現的疼痛、緩解了身體和情緒壓力,讓我更能享受快樂、健康的生活,對此我非常感激。
— Lia
作為一名青少年,起初我並不相信肌應治療。不過,當我第一次參與治療後,我的身體、情緒和精神狀態都出現顯著的變化。以前我經常覺得疲累,現在卻一整天都充滿活力,上課時不再打瞌睡。肌應治療還幫助我減少發怒,加添快樂情緒,排除消極想法,壓力亦因而減少。所以我不單會介紹給成年人,亦會向同輩推薦療程。
— Martin
我從2016年9月起開始與 Pauline 見面,感覺實在太奇妙。她在我的健康和情緒問題上給予極大的幫助!我因體內嚴重積聚重金屬毒素,導致健康出現很多問題,而過去我主要關注身體的健康。

但與 Pauline 接觸後,我明白到人需要釐清很多複雜情緒上的負擔。在逐層清理這些負面情緒後,我們感覺到體內像是困著一股能量,阻礙全身復元。她透過不同方法,例如肌應治療、K.O.R.E. 療法、聲音療法,以至利用正向思維肯定自我來釋放那股能量。不單令我的身體痊癒了,情緒、體力方面都有收穫。我好感恩能夠遇上 Pauline!
— Maritza
Lia 的療程就像翻閱一本令人異常滿足的書,很是考慮周詳、發人深省的,令人想進一步深入體會,細味她的一字一語。她只要做一件事,便很可能成為燃亮萬物根源的火花,將你的身心靈聯繫起來。她能夠考慮到我的過往經歷,細緻地充分調節我的身心狀態。在建立治療手法方面,Lia 慎選一些能夠有效地與所有感官連繫的技巧和工具。她為我調整了現時需要處理的幾個範疇,包括我所知的,或我全然不知的。過往我一直在逃避、忽略,或完全無意識到身體某些部分的需要,而她便給予這些部分一直在尋求的關注。Lia 能夠清除滯留在體內、有時具破壞性的能量,然後引導我們盡量釋放自己至最真實的狀態。參與 Lia 的療程,就是選擇為自己連接充沛活力人生的大門。
— Momoko Nakamura
我的右腿後十字韌帶損傷多時,從差不多20年前開始,持續的身體壓力令傷患惡化。最後由亞洲肌應治療中心治療師治理,更改善了我的睡眠問題。

由於我的膝蓋是與韌帶一起勞損的典型情況,因此我並不驚訝我的前十字韌帶和闊筋膜張肌比平常人繃緊。這影響了我的活動能力,在治療前的一周,無論是躺下還是走路,屈曲還是放鬆,膝蓋都有反射性疼痛。

治療師先緩和闊筋膜張肌和前十字韌帶的繃緊,最終「冷凍」了後十字韌帶。我的膝蓋在治療後的幾個小時內便停止疼痛!療效亦能持續,至今已經兩星期。

經過這次體驗(坦白說我並無預期到這個結果),我極力建議肌肉/韌帶/肌腱有長期或急性勞損或問題的人士認真考慮接受肌應治療。
— Winnie,臨床營養師/舉重運動員,2018年10月